欢迎访问柳州市总工会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18年07月17日 星期二
维权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维权 >> 法律援助 >> 维权案例

柳州市总工会发布:2018年第一季度劳动争议典型案件

来源: 市总工会 | 编辑: 管理员 | 日期: 2018-03-20 |  字体:T T T

2009年12月,韦某到柳州市某环卫管理有限公司做路段保洁卫生工作,双方签订有期限为2009年12月1日至2010年12月30日的劳动合同;2011年3月,该公司变更法人名称及韦某的工作地点,但工作内容和岗位职责不变,韦某与变更后的用人单位陆续签订了三份劳动合同,其中最后一份合同期限为2013年4月17日至2016年3月31日;2015年6月13日,韦某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因其缴费年限不足15年,未能办理退休手续并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2015年9月,韦某所在保洁路段的发包方通知某环卫公司解除原双方签订的路段承包保洁服务合同,之后,某环卫公司就以“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为由,于9月10日通知韦某解除劳动合同,且不支付任何经济补偿金。韦某认为用人单位损害了她的合法权益,向柳州市总工会职工维权服务中心寻求法律帮助;2016年7月,在市总职工律师居中多次调解无果的情况下,市总工会维权服务中心指派职工律师胡立军免费代理,支持职工向市劳动行政部门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单位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及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等。

案件的争议焦点问题:在劳动合同期限届满前,韦某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因缴费年限不足15年而未享受退休金,用人单位在解除劳动合同时是否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本案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和鱼峰区法院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裁判意见。

2016年12月16日,仲裁作出裁决认为,根据《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合同终止。”,该终止系法定自然终止情形,职工在劳动关系终止之后,提出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仲裁请求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在收到仲裁裁决书后,韦某一度对判决结果感到很失望,她不是因为事实证据输了仲裁官司,而是适用法律对其请求的权益说“不”;她的要求不高,仅要求与一般劳动者享有同样的权益,她相信法律同情弱者,法律不应也不会歧视“超龄”的劳动者,而这样的结果让她失去了继续向法院上诉维权的勇气和信心;相比于被用人单位“一辞了之”,制度和法律的缺席更让其心寒。

为此,市总职工维权服务中心会同职工律师团召开了专案法律问题研究会议,会议形成一致意见认为该个案判例结果会对“超龄”劳动者产生深远的影响;为了让她们仍相信法律,只要还有胜诉的一线可能,都应当继续动员职工依法提起上诉。2017年1月,在农民工韦某对案件结果几乎不太抱希望的情况下,中心继续坚持指派胡立军律师代理职工向鱼峰区法院提起了上诉。

2017年11月,鱼峰区法院做出判决,认为韦某虽于2015年6月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其自述并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亦没有证据证明其已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因此双方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劳动合同终止(不用支付补偿金)的情形,用人单位主张双方劳动关系于2015年6月终止没有法律依据,判决用人单位向韦某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带薪年休假工资共计19635元。

“超龄”劳动者,远不止那些整日在马路上清扫的身影,这些暮年的劳动者同样出现在烈日下的工地、闷热昏暗的工厂和嘈杂的餐馆;他们的年龄决定了大部分人只能从事社会底层的工作,在各种各样不起眼的角落里为这个社会的正常运转出力,而这个社会却在快速向前奔跑的时候遗落了他们。

剥去情与法的缠绕,尚未实现老有所养的“超龄”劳动者,要求的无非是简单的公平,这种公平不应在社会制度和法律上缺席。平等是法律的价值追求之一,“凡为法律视为相同的人,都应当以法律所确定的方式来对待。”以倾斜保护弱势劳动者为立法目的的劳动法,对作为弱势群体的劳动者应予以特殊的保护和关照,弥补劳动者在其劳动权实现过程中所处的不利地位,这种倾斜保护是实质平等的应有之义。

下一篇:柳州市总工会发布:2017年第四季度劳动违法典型案件